炉门君

夏苏耽误一生

DUETTA/02

先生


「…但至少我得描述一下威廉,因为单单他一个人的容貌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再者,年轻人被一个年纪较长、智能较高的人所吸引,并不只是由于他的珠玑话语或敏锐心智而已,也包括他表面的形体,如一个父亲般亲密,还有他的姿势,他的皱眉和微笑,都是我所审视、观察的--没有一丝肉欲污染了这种肉体之爱的形式(也许是惟一真正纯洁的)。」


1.

要打开了吗?


是的。


请您先检查,这是完全密封的。


男人将手中的牛皮纸袋进行左右上下的翻转。


并无人知道里面的内容。在遗嘱人写好后就当场封口了,这点我相信您是知道的,立遗嘱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


是的。


身为遗嘱见证人的男人...

DUETTA/01

从天堂到天堂


1.

六十一年前战争结束的时候,在国会广场进行了无名战死者的追认并安葬衣冠冢的仪式。


六十一年前的十二月二十四日。除夕。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送葬的队伍只有我们一个班,二十个人,俩俩一行,我跟在一个战友的母亲身后,凝视着她一夜花白的发丝在张灯结彩的街道上被通明的灯火映照得发光,那些温暖明亮的光线绒毛一般,黏附着攀上了她的头发。她一路都没有声音,沉默地走在我前面,仿佛安静的一头鲸,往喧嚣快乐的人群当中最黑暗寂静地地方潜行,身体悄无声息地分开海水。我没看见她的脸,只是身边同学的哭声此起彼伏,零碎压抑地像海浪盖过了女人的声响。


我在这个待自己如至亲一般的女人身后亦步亦...

XSR一周年记录/

我常想,要是苏汀的生命是一个永不停息的土拨鼠日,每一次都从他的十七岁开始循环。他一定会热爱这样的生命。他从来都没有否认过,遇见夏冉的十七岁,是他人生中一切有关救赎的原点。


一年后在另一个企划即将开始,我刚写完这个世界观中的苏汀,乖巧懂事的像是我最初的那个什么都还没有经历的小孩。然后我翻出了一年前,原始宇宙中,那个苏汀的一段。


我知道我一直都在亏欠他。如果夏冉能够在哪天和我面对面的站着,他一定会拿枪打爆我的头。我不会躲。我不会的。


+

“爸,你别走。”


苏文回头看着他,有些错愕。


“别出去。”


苏汀又说了一次。


为什么?


男人问他。


对...

*预热。先摸一段试试手感。

*龙与龙骑士的paro


古代龙是习惯自居的生物。小骑士,你还不清楚我们的习性。


拉德农伸展了一下双爪,晃动身躯,湖绿色的鳞片在森林枝丫间投下的光斑里熠熠生辉。


几百年里,战争瘟疫频发的年代接踵而至,我们的同族大多都没能幸免,家庭观念的淡漠,骄傲让我们彼此冷漠疏远,龙天性中骨子里对自己盲目的信从让我们放弃了对外的任何求援,而后我们当中的大多数,有意或无意地被卷入人类的历史征伐、术士的围捕,我们的同族常常都是落到单枪匹马,孤立无援的境地。


龙都是这样的。苏汀。我们都一样。


夏冉安静地接下去说。琥珀色的眼睛注视着他的龙骑士。


到了...

2016楔斯洛军团企划总集

WARNING:

繁体字注意

被儿子耽误出圈

自从夏冉之后再没有男神

感谢你们完整了我的生命

祝苏宝宝和夏宝宝新年快乐、爱爱快乐(喂


XSR/01


“大概就在這個位置。”


膚色黝黑的通訊兵說著,向通道深處指了指。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不久前,大概半個小時之前,我們剛剛下到地下準備進行維修勘察,就是那個時候看見的。”


對方確有此事一般的信服神色令詢問事件經過的政戰兵露出了頭痛的表情。他手裏的鉛筆在巴掌大的記事簿上草草地寫了幾筆,就把本子合上,跟著筆一起放進了腰間的小包內。


“這就有點麻煩了。通訊兵,你好好回憶一下,你確定你看見了醜...

感官谋杀/03

“我把窗帘拉下来,你可以拆右眼的绷带了。”


“嗯。”


“缓和一下你的眼睛,当它慢慢适应光线的时候告诉我。”


椅子上的人缓缓地闭眼又睁开,他左右看了看,活动了一下眼珠。


“...差不多可以了。”


“那我们现在开始。”


“好。”


“请看视力表上亮起的字母。看得清楚吗?”


“左。”


“这个呢?”


“右。”


“那这个?”


“上。”


“这个?”


“还是向上。”


“可以了。把遮光器拿下来吧。”


对方照着他的话做了,在布雷尔书写病历的过程中那人一直安静地坐着,诊室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回响。


“怎么样,新人,...

感官谋杀/02

2.

夏冉走出教室,拎着他的包,他走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口按下向上按钮等待了一会,电梯停在了这一层,他抬起头看见电梯里的人,跟对方点头示意,迈进了电梯里。


“请假?”


“是的。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周四的下午一点。很不巧那段时间跟您的课程冲突了。”


老人摇了摇头,不在意地笑着。她推了推架鼻梁上的老花镜,把印着请假证明的纸张放回桌子上,从一旁的墨水瓶里抽出钢笔。


“教师...已经得知...请假...事由..并...批准...该缺席...将不会...被记入旷课记录,嗯。”


老人边念边写,最后提笔,将钢笔放回瓶中。...

感官谋杀/01

*原型A

*脱圈产物

*年龄大了,油腐太腻了,不想吃了

*(EVA/AZ)偶尔会写,应该不会再进新坑

*之后大概都自产自销

*坑粉取关随意

*新作请多指教(土下座)


序章


你无法否认,你对世界的所有认知都来源于感官。


一个人的诞生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境遇——一块化石,千百万年沉淀下的文明被时间压扁,侵入、石化成现在的人类社会。而所看所触所听,都将成为你下凿的钉锤。


叮叮咚咚,敲下去的每一笔都不断地接近着世界这个庞然大物的骨骼。钢与骨,铁与石的碰撞,这些声音贯穿于一个人的一生。如果你去询问你的父辈祖辈,或许他们也曾听过,也...

外星人来的前夜我右眼皮跳了一晚上

一个外星人来地球

前夜

我右眼皮跳了一晚上

第二天下楼

店面被宇宙船砸成垃圾场

一个人从里面滑出来

&%¥la#%¥w#ds@#lk&

嗯?

外星人做了个手势

把喉咙上一圈绷带拿下来

露出一个方形小插口

他在腰包里摸了很久

翻出一个芯片插进去

汪汪汪汪

嗯?

换了一个芯片

喵喵喵喵

不行不行

吼吼吼吼

我摇头


两个小时后他找到了正确的那一个

早安蠢地球人

他说

你才蠢呢把我的店修好啊混账

外星人不理会我

推着摩托车就辗进门

我想找一株植物带回自己的母星

他问

你们这儿卖植物吗

能在宇宙种活的那种...

A/Z/温斯顿之春/完结章

*完结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

*忙到抽不出时间通贩,不过好像也没那个必要了(

  看得开心就好www

*不过被人提醒特典和无料还没写.......(放过我


65.

界冢伊奈帆翻了个身,炎热的天气让他从梦里醒来。他微微睁开眼睛,平躺着向上看去,头顶上方有一个吊扇。他站起来拉了拉吊扇的开关绳,又躺回床上。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没说话,房间就一直是安静的,只有老旧吊扇吱呀吱呀旋转扇叶的声音。集训服四处散落,他头枕着橙色的外套,看着窗外投进温和的光落在吊扇旋转的扇叶上,睡意逐渐地退了下去。他不那么想睡了,便坐起来,他从桌子上拿过手机,低头划开屏锁,手机...

© 炉门君 | Powered by LOFTER